好莱虎要灭国产鼠? 中美电影出台最新协议

撰文/王晓晶 杜晋华 编辑/王晓晶    转自新浪

中美电影新政搅动一池春水,电影圈纷纷高呼“狼来了”。日前新华网传出消息,中美双方就解决WTO电影相关问题的谅解备忘录达成协议。而据业内可靠人士透露,“协议”包括4点——好莱坞分账影片年限额在每年20部的基础上增加14部3D或IMAX电影;分账片的美国片方分账比例提高至25%(目前是13%~17.5%);梦工厂先行在内地开设联合制片,地点在上海,上海迪斯尼将成为重要基地;中美合拍片将享受内地、香港合拍片待遇。

最激动的当然是观众,在选择权增加的同时,“电影诈骗犯”们也将无所遁形;业内人士喜忧参半,在拥抱产业变革的同时,又显得顾虑重重——体制羁绊?双重标准?技不如人?优胜劣汰?置之死地而后生?但不管怎样,国产电影不破不立,不危不进。国产片数量会下降,拍片热度会消退,热钱会变得理智,演员片酬会走低……利弊同在,黑暗、光明共存,也许,我们只是需要更多勇气。

聚焦1

34头“好莱虎”围攻,国产片完蛋了?

好莱坞?好莱虎?这貌似是一个贴切的比喻。新影联副总经理高军告诉记者,2011年,对以好莱坞为代表的海外军团来说,是个收成不错的年份,它们在总数远低于国产片的情况下,票房成绩却几乎与国产电影平分秋色,占到全年总票房的47%,如若根据此次达成的“中美电影协议”——中国将在目前每年引进电影配额约20部的基础上增加14部3D或IMAX电影(另一说,增加的14部电影以3D或IMAX电影为主),“数量增加之后,短时间内,国产片与进口片的票房百分比肯定会颠倒过来,国产片不可能再占一半以上或者压倒性优势了”,高军说。

“因为市场空间就这么大,原来一年20部左右的进口大片,即使市场还没有完全饱和,但已经对国产片形成一定挤压,所以如果从20部增至34部,就意味着平均每月会有3部进口大片在院线上映,还不包括批片。换一种说法,如果每月上映3部大片,3部批片,这个数量基本上已经可以维持一个市场的正常运作了,其他电影的市场生存空间会变得很小,短期内这种挤压效果是很显著的,特色不突出的国有中小投资影片‘一日游’的速度会加快,没准变成‘半日游’了。所以,现在恐慌情绪相对严重的是导演、投资方”,高军继续分析道。

新丽传媒副总裁张文伯看得很彻底,“对于院线这个终端来说,撇开目前被保护的贺岁档等密集档期,其他时间段,只要他们有选择的权利,一定会优先排好莱坞大片,这无须质疑。因为看好莱坞大片的人一定比看国产片的多,国产片的生存环境可以说是更恶劣了,当然,最受冲击的还不是那些国产大片,90%的中小成本影片将面临一个更加窘迫的境遇。开放加速了优胜劣汰。”

据麦特文化传媒总裁陈砺志(微博)介绍:“去年国产电影的现状是——拍摄了700部,上院线的不到300部,300部里‘一日游’的至少占到30%,盈利的只有10%,还有一部分能够持平,但是50%甚至更多都可能是亏损的。”

采访中,《失恋33天》会被很多人骄傲地提及,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也不例外,“这样一部小片都创造了3.5亿票房,力压同期的美国大片《丁丁历险记》;还有之前《疯狂的石头》《武林外传》《饭局也疯狂》等小成本喜剧电影、情感电影类型都很成熟了,中国电影本身的实力已经很强了,尤其善于适应本土的观众。” 他认为,华语电影有自己本身的独特趣味、传播路径和观众选择,特别是两岸三地华语电影的整合能力不可小觑,不太可能被美国电影一进来就冲垮,何况美国电影本身的创意也不能完全征服中国市场。当然,也有更多被访者认为《失恋33天》是不可复制的个案。

“协议”中的“分账片的美国片方分账比例提高至25%(目前是13%~17.5%)”也被认为是“迟早的事”“不算高”。“以前的分账比例对好莱坞来说,是偏低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制片人说;陈砺志则表示:“从理论上讲,好莱坞可以拿到40%~45%,道理很简单,同样花钱拍片,凭什么让人家拿那么少?” 张颐武教授把这解释为“要让智力劳动物有所值,全球知识产权分账比例都在提升。”

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此次“增加的14部电影以3D或IMAX电影为主”,实际上对国产电影是种保护。高军就表示:“如果将增加的14部大片局限在3D和IMAX上,还能把2D影厅腾出一些给国产片。”上海联合院线经理吴鹤沪认为,增加IMAX电影配额有利于缩短中国IMAX影厅的盈利周期,因为“中国的IMAX影厅在建成后的5年内一直处于亏本状态,但自从《阿凡达》到来,影厅的投资就被填平了”。

聚焦2

业内人士观点针锋相对,利弊同在

凭借《人山人海》夺得第68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银狮奖的蔡尚君(微博)日前就此事评论道:“该来的一定会来,因为这是游戏规则,而规则是人家定的,面对人家的步步为营,我们就不要犹抱琵琶了。尴尬的是我们既要拥抱产业变革,又要俯首体制羁绊。左右手互搏之术虽为一门绝技,可是有必要吗?”

事实上,还有更多业内人士呼吁“平等地开放”。导演冯小刚(微博)就在微博上戏谑说:“好莱虎来得越多,中国电影人的创作空间就越大,因为把关的尺度是一个标准,他们能拍的内容我们也同享;政府必须加力打击盗版,不然好莱虎跟你急,这成果我们也分享,这回俺们有好莱虎撑腰了,看你们谁还敢!”导演陈奕利(微博)称:“美国能拍《盗梦空间》这样的电影,我也希望有一个公平的对待,就怕双重标准。”王小帅表示:“我不关心什么别人,先把我们自己的镣铐打碎再说。”导演何平(微博)的话意味深长:“几十万电影从业人员生死不重要,价值观因而被改变倒挺有意思。”

《苹果》《观音山》制片人方励表达了不同看法:“所有觉得受到威胁的人只是不自信,我看到是市场和观众,中国每天增加8块银幕,目前大概有1万块,如果院线没有优质片源,刺激不了消费会更危险。市场是一直需要加油的,如果都把别人挡在门外,我们自己也没有燃料,可市场却在膨胀,观众的希望在提高,要如何维持?即便分账大片也要被审、被剪,标准是一样的,不可能所有的暴力色情都能上院线。”

陈砺志称:“每个国家都会有些不能碰的东西,审查更多时候是块遮羞布,当你拍不出好片子时,你可以说是审查原因,但镣铐永远会在,如果戴着镣铐你跳不了舞蹈,那你就跳不了了,这个市场肯定没有了。”

张颐武的意见是,此次中国电影的开放,已经说明本身心态的开放和基础的成熟,久呼而不见的分级制是因为媒体环境和公众舆论还不太允许,倒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不会有我们的电影戴着镣铐去PK武装到牙齿的好莱坞电影的情况发生,大家在同一个背景之下,不会区别对待两国电影,更何况好莱坞的电影已经经过了他们国内的第一轮分级筛选。

至于所谓的“开放会倒逼中国电影改革”更是多余的考虑,张颐武说,现在非常市场化的中国电影已经是改革最成功的行业之一,而着急改革往往是因为活不下去,增长这么快的票房证明现在的路子行之有效,没有太大必要做根本的改变,“倒逼”的是美国电影如何适应中国市场。

还有更多乐观的看法。导演高群书在微博上写道:“好莱坞不是狼,别那么仇恨。中国电影九十年代的再次渐趋繁荣是从分账大片后开始的。然后张艺谋拍了《英雄》,带动了中国电影产业的兴起。都忘了吗?”

“像中国台湾,进口大片分账占到80%,院线也接受,一度美国还要提高在台湾的分账比例,他们想拿走90%,院线也只能照单接收,因为只有美国大片可卖。但最近几年,台湾本土电影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从最早的《双瞳》到《海角七号》《艋舺》《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说明如果不逼到绝境,很难有求生欲望。”不过也有很多被访者表示,这种死后重生的论断听起来“很可怕”,以外力介入的方式让国产片练好内功,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

而据张文伯分析:“分账从17%涨到25%,好莱坞一定会将多拿的8个点用于在中国的电影营销,这听起来更可怕。之前他们的营销非常差,甚至基本等于不做,而当本身就强势的好莱坞大片也开始在中国投硬广、拉来大牌巡游宣传,国产电影的窘境会更加明显。”

聚焦3

观众能看到更多“真老虎”还是“纸老虎”?

无论业内观点多么针锋相对,放更多头好莱虎进入中国市场,对观众来说都是利好消息。但与此同时,关于进口分账大片的引进标准问题也引发诸多讨论,因为在2011年的进口大片中,不乏《雷神》《美少女特工队》这样的“神作”,即便在今年刚刚过去的情人节档,一部被调侃为“适合心智在10岁以下的人群观看”的《地心历险记2》竟横扫院线,上映仅10天,就已掘金2.4亿元。所以观众在开怀拥抱“狼来了”的同时,更提出殷切希望——但愿今后来的都是“真老虎”。

对此,陈砺志也不无疑惑。他说:“我每年看这20部片子也挺迷惑,有的片子质量、市场表现不是那么好,但也引进了,不知基于怎样的原因。像《敢死队》当时是以批片形式引进的,但它却卖了1个多亿。国内好看的儿童片很少,却未见更多高质量的进口大片。当然有的片子很好,比如《蝙蝠侠前传2:黑暗骑士》,但因一些因素导致不能引进。”

高军则较为乐观:“引进总数增加了,观众看到好片的几率自然就会升高。除去一些意识形态的原因、不适合国情的因素,从商业上来讲,当然是商业潜能越大越好。所以就以往经验来看,好莱坞大片最受欢迎,因为欧洲电影、日本电影拿到中国来不是特卖钱。对影院来说就是一个效益原则,影院也是经营单位,谁的上座率高,谁的单场收入多,谁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场次。”

张文伯认为:“进口片的类型选择上是有倾向性的,因为好莱坞技术上的优势是国产电影短期内赶不上的,如科幻、动作、魔幻、神话等类型。”张颐武把这些好莱坞特色的大片称为“调剂中国观众口味的高概念、高科技美国电影”,而不是长期的偏好。

“这就像采购产品,如果采购员对观众的品位没有判断,下回你可能连工作都丢了,不能老赔吧?所以这个标准应该是自动调节的,引进经验也是慢慢积累的。”方励说。

据了解,目前中国仅有两位“采购员”——中影集团与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控制着进口分账大片的引进与否和上映排期。有业内人士透露,仅2011年,中影、华夏就从引进进口电影这项业务上获得了超过10亿元的利润,而华谊兄弟(微博)2010年全年的净利润,才为1.53亿元。

不过,此次“中美电影协议”中有关于“增加中国民营企业发布进口片的机会,打破过去国营公司独大的局面”的相关内容,目前为了争夺传说中的“第三张牌照”,传言许多企业都在跃跃欲试、暗流涌动。但也有业内人士称因为没有“硬性的可以量化的标准”,“第三张牌照”给谁,“不太乐观”。

聚焦4

国产片,迂回保护?还是正面迎上?

资料显示,1966年,韩国开始实行电影配额制,要求国内影院每年有146天播放本土电影,以保护韩国电影少受好莱坞大片的冲击。后迫于好莱坞压力,2006年7月,韩国开始实行新的国产电影配额制,将影院每年必须播放国产片的天数从146天减少到73天……其实,和韩国电影一样,面对强势的外国大片或者说文化入侵,国产电影该不该受到保护,也是受访者们关注的问题。

在方励看来,这种保护是“不市场的”,但从内心他亦希望有些“行动”。“比如法国,好莱坞大片随便进,但每一张票里,专门收引进片的税收,补贴回来给国产片。所以我们即使给好莱坞分账提高到30%又怎样,我多收你2%,这2%补贴给院线,鼓励他们放国产电影,可不可以?只不过我们没有运作。”

“当然唯一的可能就是未来大家会慢慢看到有一个空间可以给艺术院线,每个城市里有两三个或者四五个院线,愿意专门放这些低成本的电影。”他继续说道。

不过陈砺志说:“影院是最市场的,他们一定会根据观众的反应来排片。但我也观察到一些现象,我不知道是否因为利益诉求的不同,比如进口片的利益点更高,排片率就更高?我看到的现象是,口碑比较好的的国产片跟口碑稍微差一点的进口片同期上映,仍然是进口片占优势,哪怕国产片的上座率不错,你也会看到进口片的排片更好。反正我还是觉得要对国产电影有些感情吧。”

但高军言辞激烈:“怎么保护?你排了场次了,它上座率低或者根本不上座,只有撤场一条路可走。即使开辟了艺术院线,没人去也白搭,现在市场不够大,想搞细分,还没到那份上呢!”

导演刘猛在网上发表言论称:“我倒是真心欢迎狼进来,国内的制作业会重新洗牌,制作水平会有大提高。只有好莱坞真的进来,大家才会发现,其实他们花在制作上的钱远超明星片酬,这种畸形的中国现状该结束了。没有自己的风骨,拍出来也是豪华版本的垃圾。”

张文伯分析说,国产片的机会体现在喜剧、爱情甚至惊悚,包括关注现实的题材,但他并不想以被放大作用的《失恋33天》为例,“它所体现的只是——小片成功的关键在于类型化、尊重创作和营销”。张颐武也表示要“从容应对”,因为“只是文化上的互相影响,还达不到对中国文化安全的根本性冲击问题,中国电影目前运行的状况不会因为这件事有根本转变。”

聚焦5

中美合拍片,听上去很美

2010年年底,刚与派拉蒙影业携手拍摄电影《我知女人心》的博纳影业老总于冬对好莱坞各大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如果你们使用中国演员拍一个中国故事,就能得到30%的回报;而如果仅仅是在中国拍一个美国电影,那将只能得到13%”,分析了合拍和合作的差异后,他的解读是:合拍是共赢,更能带动中美两地电影业的融合与发展。此次新政,政府鼓励的话语“中美合拍片将享受内地香港合拍片待遇”的条目赫然在列。

新政的细则还在各路人马的感叹与揣测之中。何平导演回忆起自己12年前“为索尼哥伦比亚做内地(总监)时是悄悄的,不能在中国开分公司,不能独立公开制片,合拍费收得老高”,感叹如今“考验华语电影的坚守”。星美集团董事长覃宏联想到当初华纳退出中国的原因就是外资不能在制片公司占有一份股权,心下慢半拍地嘀咕,“这是政策要变了吗?”他的反应是,做好准备,静观其变,等正式文件政策出台,星美将继续加紧盖影院,当然他也担心“不会影院也全面开放外资吧”?至于何平、顾长卫等导演担心的“一旦放开,电影制片业会有新格局”,覃宏倒有信心,“我始终认为我们应坚持本土电影,当然我们也不能闭门造车,应向好莱坞学习,我们不会永远拍不出世界公认的大片吧?同志们继续努力!” 新政之后的第四天,就有某传媒公司与美国某电影公司签约合拍心理谍战题材的《青盲》,打响了“第一枪”。

对于所谓的“享受中港合拍片待遇”,制片人安晓芬猜想,为了杜绝假合拍的可能,对于中美合拍可能还会有一定硬性指标的限制。高军也有不同意见,“所谓CEPA(2003年签署的内地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以后内地香港合拍片享受优惠待遇,都是虚的,谁也拿不出一个实实在在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优惠,形式的东西多一些。”不约而同的是,他和其他几位被访者一致认为这是谁都回避不了的必行之路,问题的关键在于,怎么合拍?

听起来很美好,“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合作,世界都爱看的题材,合作投资,合作制作,合作发行,全球票房分成,中国电影能实现产业升级,共享好莱坞制作经验,好莱坞能拿到中国的热钱,更能分享中国这个全球成长速度最快的电影市场的大蛋糕,甚至不用占用那34个名额,直接晋身为准国产片”。方励也分析,中美合拍的如果是中国题材,“就占大便宜了,出了资的美国人也更希望能够进入北美院线”。

然而联想到当年简直是谋财害命之利器的“内地式家长里短、感情冲突遇上港式唠唠叨叨、市民八卦”的内地香港合拍片,大家对这种两头不靠的合拍片都不是很有信心,《功夫梦》《雪花秘扇》等“超前中美合拍片”也都票房平平、口碑极差。

张颐武觉得,电影本是全球性产品,但又有强烈的本土特性存在,两种文化磨合的成本和挑战要比技术合作更难解决。高军则认为,市场规范操作方面,“我们比好莱坞还差太多”。安晓芬补充,“合拍必然会良莠不齐,所以我们国内电影人要把好合作关,最起码不要受骗。这方面美国已经是一个很完善的产业了,如果我们对他们的标准、制度了解得不够, 可能会走弯路。”

作为华裔美籍导演,陈奕利和很多制片、导演朋友也聊过这个话题,“大家都很有热情,但基本想不起来一部成功的合拍作品,因为现在的合拍片往往只是简单地把美国演员和中国演员做一个人才拼盘,从剧本这个源头看,很难找到一个能了解中美两种文化的编剧来创作故事。” 方励乐观地建议,“我要是好莱坞的八大公司,最聪明的做法是打入中国来做中国电影,干吗做美国电影呢?麦当劳、肯德基现在也不得不在菜单上增加中国口味的快餐。输送电影进来只是做贸易,如果想要长久,他们必然得做中国货。”

至于共享技术,北京电影学院李金辉讲师更悲观,建议大家看看《金陵十三钗》的片尾字幕,“我们用巨额的资金把海外的电影工作者消费了一把。美国电影公司进驻中国,难道真会像他们讲的那样,为我们带来最领先的技术和制作理念吗?清醒吧,我们究竟是要发展文化创意产业,还是要发展文化创意消费产业?!”

无论如何,重点其实不是增加引进大片,提高分账,而是美国副总统拜登所议,“协议将使美国电影公司和独立电影制片人更容易接近日渐壮大的中国观众群体”。如今“美国电影公司”的代表梦工厂已经浮出水面,“梦工厂先行在内地开设联合制片,地点在上海,上海迪斯尼将成为重要基地”。

张文伯表示,其实中国差的不是明星、导演、资金,而是技术、管理、制作整个链条的串联,这一次是近距离、全方位学习链条构成的机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百城 » 好莱虎要灭国产鼠? 中美电影出台最新协议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