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不是我们,我们是他们

     中国人过圣诞已不是什么新鲜事,重庆就曾创下世界上最多人同时过平安夜的世界纪录。但是当我看到我们这个在中国城市排名中入流的小城市的路边,一个穿着寒酸的中年男人在他的苹果摊上摆上了平安果时(不管这是不是真正的西方习俗),圣诞的影响已非比寻常。

     如果说1840年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学习西方是被迫的话,那还是洋学为用,中学为体;如果说改革开放学习西方是自上而下的话,那还是学习其先进,保留我们中国特色。那么今天我们学人家过圣诞,则更多的是对人家价值观的认同,更多自愿因素,更多的是人趋利避害的心理在作祟。

     过节不仅是度过一个日期那么简单,怎样过节更多包含了文化因素,西方的圣诞更多的融入他们现代社会的价值观,狂欢情结过节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放纵,party情结过节就是聚会规模不怕大,消费情结既是个人的满足又是商家的狂欢。反观我们春节更多存在私密性,是家族的聚会,而且这种聚会承担巨大历史责任,要解决一年乃至十几年几十未能解决的问题,于是过节成为一种心理负担。现代过节就是放放烟花看看春晚喝喝酒搓搓麻,缺乏承担文化因素的过节内容。当然还会有扭秧歌之类,但却成为不了大众狂欢的理由。克己复礼成为我们过节的主导,我们过节真的很累。

     于是我们开始逃避我们节日,而去过别人节日,当然这是指在心理层面,这种发展的结果就是我们的节日成一个假期,而别人的节日成为节日。在这种过节的过程中,我们就已不再是我们,而成为他们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百城 » 我们已不是我们,我们是他们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