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叙事学:背景与框架(一)

       很久没写东西了一方面是手头杂事有点多,现在终于闲置下来了,还有没有高压的外部环境,前进的动力有些衰减,很自责。由于读书少,自己的论文下场很惨,现在,嗨,晚矣!书还是要读的,开卷有益吧。以前看电影只是关注画面故事情节,最近似乎对构图有些较为专业眼光。对所谓的叙事一直不懂也很不屑,但因为写论文的原因(又是论文伤心)所有关注,终于意识到叙事的重要性。

        同样的一件事不同的表述能够产生不同的效果,好比有的人说话爱气人,有说话能让人舒服,其实并不是现在对人的刺激,而是不同的表述者的不同叙述造成的。记得以前看《末代教父》时里面的大佬们说话喜欢客观表述,但是仍然能够起到主观刺激的作用,正如我的学生评价我说我主观一样,当我按照他们认为最客观公正的方式来做事时他们发现结果同我“主观”下做事的结果一样。因为我虽然改变的表达方式但是母题没有发生改变。但不同的表述却产生的不同的效果,虽然结果一样。

       叙事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被叙述的对象是共同,特别是在艺术中,讲求个性的形式中,既然被叙述对象是没有差别的,那么差别只能体现在叙事上。因此叙事成为艺术成功唯一要素,因为只有在怎样表述中才能体现作者。

       叙事在有了人类以来就存在,我推测甚至在人类没有语言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的祖先就开始向同类传达信息,传达就是叙事。当然作为一门科学叙事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前后的事。

    最早提出叙事学(或叙述学)这个概念,并认为这是一门有待建立的科学的人,一般认为是法国当代著名结构主义符号学家、文艺理论家茨维坦·托多罗夫。托氏称自己的著作《<十日谈>语法》(1969),"……属于一门尚未存在的科学,我们暂且将这门科学取名为叙述学,即关于叙述作品的科学。”然而早在1955年,列维一斯特劳斯发表的《神话的结构研究》中对俄狄浦斯神话的管弦乐总谱分析,事实上已经是站在结构主义的立场上来实施当代叙事学结构分析;而1966年巴尔特发表的《叙事作品结构分析导论》、克洛德·布雷蒙发表的《叙事可能之逻辑》两篇论文和同年格雷马斯出版的《结构主义语义学》一书,则可以视为当代叙事学的奠基之作。因此,我们说叙事学作为一门新近产生和正在发展的学科理论,并非是托多罗夫个人的偶然发现,而是有它产生的深刻理论背景和现实需要。这正是我们下文要予以梳理和论述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百城 » 当代叙事学:背景与框架(一)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